手裡握著那一小張從報紙上撕下的紙張,賴靜亞緩步走往台南區的避難所。

 

其實她無心留在這裡,人聚集的越多,活人氣味相對也越重,就算軍政府重兵鎮守這裡,但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殭屍大軍給攻破?活人死的越多,死人自然增加,這根本就是壓倒性的弱勢。

 

「停下來!報上妳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才剛到門口,賴靜亞立刻被四名持槍軍人指著,她舉起雙手並展示出手上那則公告。

 

「賴靜亞,八十三年十二月六日。」據實稟報,她看著一名軍人記錄下她的資料,然後轉身進到避難所內,許久才出來,並且放行,看樣子是去確認自己的資料。

 

台南區的避難所不只一個,離自己最近的其中一個是台南火車站附近的台南一中,走入校舍內,每個教室都有一小群一小群的倖存者,表情不外乎是恐懼、疲憊交疊出來,當然也有像自己這樣,某種層面上已經麻木到失去表情的,那些人都獨自一個人待在他們的空間中。

 

「喂、妳的食物。」到了指定的教室內隨便找了個角落縮著,負責這間教室的其中一名軍人把一杯杯水和軍用乾糧拋進自己手裡,賴靜亞點點頭表示感謝,然後撕開乾糧的包裝袋,享用這頓吝嗇的午餐。

 

隨意將吃完的包裝袋丟到一邊,賴靜亞小口小口的喝著水並且觀察室內的人,人數不多,包刮自己一共七個,其中唯二的另一個女性正看著自己,剛想完,那人從椅子上起身,朝自己走過來。

 

「妳好。」她打了聲招呼,只是賴靜亞沒有回答,就只是默默的看著她,對著在自己身邊坐下來的人投射詢問的目光。

 

「呃……我叫林雅軒,叫我小軒就好了,妳叫什麼名字?」她放輕聲音,小心翼翼的詢問。

 

「賴靜亞。」賴靜亞不帶感情的回答,她只有拿起手機,把耳機塞進自己耳朵裡。

 

「……外面很可怕,對吧?」見賴靜亞沒什麼想理自己的意願,林雅軒沒有離開,仍嘗試與她搭話。

 

「嗯。」只用單音回應她,賴靜亞把音量稍微調大,讓吵雜的搖滾樂灌入自己的耳裡,她有點累,其實來這裡的路上她有去一間路過的超商尋找物資,只是沒想到竟然被三隻殭屍給包圍,還好這三隻都有些肢體不全,所以她果斷用菜刀把他們的腦袋全剁成一攤碎肉,代價是自己的菜刀有些部分頓掉了,畢竟直接砍在頭蓋骨上。

 

「靜亞的家人呢?」雅軒記得她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也沒看到她對誰喊話什麼的,這讓她有些疑惑,而自己的唯一還活著的哥哥正待在另外一間教室。

 

這個問題明顯讓賴靜亞的身體震了一下,她沉默許久,才吐出簡短的句子:「……死了,燒了。」與這句話同時進行的是,她把音量調大,直到聽不到身邊女人講的任何話。

 

她的手碰上右手上臂上,那只緊扣住的男用手錶。

 

*   *   *

 

接下來的三天,林雅軒不時就來找賴靜亞說話,只是賴靜亞對她都是愛理不理的,開口說話的次數遠低於聽她說話,不過至少比最一開始直接無視來的好很多了。

 

賴靜亞覺得林雅軒是個很愛笑的人,雖然身處在這種環境,但還是很努力讓大家笑,讓這間教室的氣氛沒那麼低迷,連負責看守這裡的士兵的表情也沒再那麼嚴肅。

 

不過,她最一開始的意圖沒變,她不會在這裡久留。

 

所以她只吃最少限度的食物,剩下的全收進自己的背包,然後等待適合離開的時機到來。

 

直到第三天,這個避難所的總指揮把所有人全聚集到了操場。

 

這真的是不明智的決定,這樣大大的增加了殭屍發現氣味而往這裡的機率,但自己現在在這裡,沒遵守命令是會被當場槍決的,她很清楚,而自己也答應過他,絕對會活下去。

 

為了壓下自己想立刻走人的情緒,賴靜亞帶上耳機後手再一次覆在手臂上的手錶,隨著人潮走到操場集合,聽著上頭的指揮官用揚聲器宣導一些關於軍政府高層的訊息,還有身邊小聲的跟自己發表一些意見的林雅軒,雖然比起這兩個人她更專心聽音樂裡的主唱嘶吼。

 

後方傳來一陣騷動,讓賴靜亞拿下了一邊耳機,手碰上腰邊的菜刀。

「小軒,安靜。」同時要身邊的林雅軒閉上嘴,她要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隨著後方的人失聲尖叫哀號以及逃跑,讓她確定自己沒有聽錯,這樣大量的活人味道果然吸引了殭屍大舉衝進來,軍人們舉槍開始射殺,被子彈擊中的不止殭屍,還有已經遭受殭屍攻擊的活人。

 

「哥!」跟著賴靜亞跑入校舍的林雅軒看見了自己的哥哥被殭屍抓住,下一秒軍人的子彈立刻送入她哥哥的腦袋裡,她哭喊,卻被賴靜亞抓著手拉入教室內。

 

「為什麼?哥哥明明就還沒被咬啊!為什麼他們要殺了他……」泣不成聲,林雅軒跪坐在地上,無法控制眼淚奪眶而出,她最後的家人就這樣沒了,被她以為是救世主的軍人毫不遲疑的射殺了。

 

「禁不起風險。」賴靜亞只是關上門後看著窗外那些軍人掃射還在外的人與殭屍,為了救一個人,誰知道會不會沒救成功還拉好幾個人下去陪葬?

 

「可是、可是……」林雅軒還想再說些什麼,隨即被闖入的人嚇到閉嘴,兩名軍人架著左腿被咬傷的指揮官還有一個像是醫生的人進入她們所在的教室,另外兩名軍人就舉著槍守在門口。

 

「該死、你這沒用的傢伙!還不快救我!」指揮官對著醫生惡言相向,他的左腿被扯下了一塊肉,血流如注。

 

「但、但是不截肢的話一定會被感染啊……」醫生似乎也受到不少驚嚇,不論是說話還是他的身體都無法克制的發抖。

 

「不准截肢!截了我跑個蛋啊!也不想想是誰讓你們能安全待在這個地方的!」就算大量失血仍繼續大吼大叫,指揮官的臉色明顯刷白,而兩個保護他的軍人似乎也在猶豫不決,就怕下一秒他們的指揮官反咬他們一口

 

而賴靜亞默默的看著那道傷口,已經沒救了,「你真想保護我們,就不該集合我們,你忘記殭屍可以靠我們的味道找人了嗎?聚集我們只會給殭屍一個明確到不行的指標而以。」她冷言的同時,解開了掛著生魚片刀的繩子,朝指揮官走去。

 

「喂、喂喂……妳想幹什麼?我警告妳,妳敢對我動手我立刻射殺妳!」見賴靜亞步步逼近,那股直衝而來的殺意讓指揮官的話語開始發抖。

 

「來啊,就看你的部下想保自己,還是保你這個一流血到死就會變殭屍的傢伙。」她絲毫不在乎指揮官的威脅言論,只有抬眼看了那兩個軍官,以及那個被外面嚇到腿軟站不起來而爬到一邊不讓自己擋路的醫生。

 

仍坐在原地的林雅軒發現門口那兩個軍官也完全沒有想保護指揮官的樣子。

 

「五對一。」指揮官驚恐的往後退,靠在牆壁邊,賴靜亞走上前,用力的踢倒指揮官,然後跨坐在他的腰上,她的手碰上指揮官的左胸口,隔著衣料確認肋骨的位置。

 

接著,她用雙手高舉起生魚片刀,從肋骨間的縫隙間毫不猶豫的將生魚片刀刺入她的左胸膛,一刀插在那顆因害怕而躁動的心臟上。

 

放開手讓刀留在上面,她下一動作是拿起菜刀,用力砍在指揮官的頭蓋骨上,一刀、兩刀、三刀……不確定最後到底砍了幾刀,直到確定大腦完全被破壞後,賴靜亞才把刀子拔起,連同生魚片刀一起抽出,然後用指揮官的軍服擦拭染滿血跡的刀子。

 

「靜亞、靜亞……他、他明明……還活著……」嚇到快說不出話,林雅軒只能全程看著賴靜亞的殺人行動,無法理解為什麼她能這麼狠心痛下殺手。

 

「人很自私,我也很自私,為了活下去,必要時我不擇手段。」賴靜亞回答,那種不帶感情的語氣第一次讓林雅軒感到如此心寒。

 

外面的騷動稍稍停歇下來,賴靜亞檢察著自己那把菜刀,幾乎鈍了,甚至還缺了角,這樣不行,得換刀才可以,她把壞掉的菜刀放下,然後打開自己的背包,拿出備用另一把菜刀,「如果還想待在這裡是妳的自由,我要走了,反正這裡幾乎等於失守,沒必要繼續留在這。」她站起身離開指揮官的屍體,直接走過門口兩名同樣呆愣住的軍人。

 

趁著混亂,賴靜亞離開了這個已經失效的避難所,她走回鐵軌上,至少確定那附近幾乎沒什麼能帶走使用的東西了,她決定往別的地方移動,增加自己的生存機會。



 

By-御姓炎 2014/04/21

創作者介紹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