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小說的時候,書上總是說,一旦殺了人,那種感覺是會跟著你一輩子的。

這一點,她早已深深體會到。

 

不論是殭屍,亦或倖存者,終究都是人,當然她也是。

 

人類真的是一種瘋狂的生物,這世界上沒有物種會輕易殘殺同族,會這麼做的,只有人類。

 

手上的菜刀沒入撲上來的殭屍的脖子,劃開了柔軟的咽喉讓它向後仰而無法攻擊自己,同時噴濺了自己一身腐臭的屍血,她趁機逃離這個地方。

 

發現一個應該能暫時棲身的地方,她立刻跑進去,將門反鎖。

裡面早有人了,一個狼狽又骯髒的中年男子,他們互看著對方,男子的眼光從驚恐,變成了不懷好意。

 

在男子面前,她不過是個衣服破爛又身材嬌小,看似無害的女孩而以。

 

在男子逼近的時候,她沒有說話,沒有做出反擊動作,就只是默默退到門口想開門走人,不意外的被男子一手拉住,猛烈的被推向牆,她跌坐在地上,男子扯開她的褲子扳開她的腿,同時解開自己的皮帶和拉鍊,掏出自己的性器。

 

 

她沒有反抗,就只是任男子用自己的身體發洩他的性慾,除了剛被近入時的刺痛而稍稍吸了口氣外,她連點呻吟或做作樣子的喘息都沒有,只瞪著昏暗的天花板看。

 

 

直到男子在自己體內射精的一瞬間,她抓住連同褲子被扔到一邊的生魚片刀,在男子的脖子劃上一個鮮紅的微笑。

 

把男子的身軀推開,她並不怕自己懷上這陌生人的種,因為幾年前的健康檢查醫生就告訴自己,她的子宮不利卵子著床,換句話來說,她天生就是不孕症患者,就算受精,以這種沒命奔跑的日子,流掉的機率也很高。

 

抹淨身上骯髒的體液,她坐在角落,盯著男子逐漸冰冷的身體,和流滿一地開始轉暗的血液。

 

 

 

也許她早就已經瘋了也說不定。

 

 

 

正常女人被強暴該有的驚恐、害怕、反抗,到殺了人後的不安、罪惡、恐懼,她感覺不到。

 

直到手指輕觸手錶錶面,她猛然瞪大了眼精。

遲來的恐懼和罪惡感極速竄升,爬滿了她所有的思緒。

 

「爸……」身子縮成一團,眼淚無法克制的滾落。

 

 

她好怕,怕到想一死了之。

但她答應過父親,不能死。

 

 

堅強、很難。

但非堅強起來不可。

 

 

 

除了把心封閉起來,她別無他法。

 

 

 

*   *   *

恢復了意識,門縫透進了光線告訴她天已亮。

 

她的手離開了手錶,原本怯弱的表情一掃而空,換上的是冰冷的眼神和不帶感情的臉龐,她跨過了男子開始屍變的軀體,走出這個空間。

 

 

要去哪,她不知道。

但她無法停下腳步。

 

 

因為她很清楚,一但停下來,自己會被自己做過的事情給逼瘋。

一旦殺了人,就回不去了,她很早就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她只能強迫自己麻木,強迫自己不去在乎。

她只是,想活下去而以。

 

 

 

 

儘管。

她沒有目標。

 

*   *   *

 

 

 

 

 

御姓炎/2014/04/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