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新年,賴靜亞總是會期待親戚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在當廚師以前,她早就展現了高超的料理天賦,她喜歡聽他們稱讚自己的廚藝,這點她總是覺得是她最好的新年禮物。

 

不過,比起這個,靜亞其實更期待和一個人見面。

 

「沛沛、走,跟姊姊去放鞭炮!」一手拉著跟自己腳步的孩子,靜亞另一手抓了一把的衝天炮,笑得開懷。

 

「鞭炮!碰碰!」被喚做沛沛的女孩開心的揮舞令一隻手,跟著靜亞跑去騎樓外。

 

那是靜亞的小堂妹,今年才剛要滿十歲的賴沛潔,大概是因為她是靜亞那群表堂兄弟姊妹裡年紀最小的,靜亞總特別愛拉著沛潔到處玩到處跑,端上桌的年夜菜也總會出現一兩道她愛吃的食物,也因此沛潔自然也愛黏著靜亞。

 

「哥,沛沛真的很喜歡靜亞啊。」沛潔的爸爸賴政國和靜亞的爸爸賴成松坐在騎樓邊,一邊喝酒吃著下酒菜一邊看著兩個年紀差了足足九歲的女孩們玩得不可開交。

 

「可不是?我都覺得大的想把沛沛當妹妹帶回家了。」咬了一口烤花枝腳,成松看著靜亞,露出一種欣慰的笑容,「我家的小靜亞一轉眼就長成大靜亞了,爸爸好開心又好難過啊,再要不了多久她就要嫁了。」

 

「我才沒有要嫁你講到哪裡去了啊臭老爸!!」才剛說完,靜亞就走過來一手搶走成松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我說過了除非找到跟你一樣好的男人不然我不嫁啦!」

 

「是啦是啦,去把小的叫出來跟大人聊天啦,不要讓她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再開了罐啤酒,成松指指身後的住處大門,要靜亞去把她真正的妹妹靜萱叫出來。

 

「沛沛,在這裡等姊姊,我馬上回來。」靜亞揉了揉腳邊孩子的小腦袋,然後進入屋內上樓,敲敲那個深鎖著的房間門,她聽到一聲把重物放下的聲音,然後門才打開,「妹、爸叫妳出去不要把自己關房間。」一邊說,靜亞一邊進入房間內,靜萱桌上那本打開的厚重醫療原文書解釋了剛才碰撞聲的來源。

 

「不要,還沒看完。」回到坐位上,靜萱繼續翻著那本書,不時畫上一些重點線。

 

「所以妳現在看到哪啦?」儘管自己完全看不懂,靜亞還是關心的問著那個將來要當醫生的妹妹。

 

「眼睛構造,跟失明和眼球摘除手術有關的部分。」指著上頭挖除眼球時必須使用的硬墊片,靜萱一講到醫療就忍不住自己的嘴:「為了維持眼窩形狀並須安上墊片以便之後安裝義眼,不過絕大多數的時後摘除眼球是逼不得已的手術,如果只有傷到眼角膜而因此失明的話不用挖除,只需等待角膜捐贈並開刀即可重新恢復視力,當然或多或少還是會有影響……」

 

「停停停停、妳講的我都聽不懂啊,我只是個實習廚師好嗎?」立刻插斷了靜萱一連串的話,裡面她能聽懂的完全沒半個,「走啦,先去吃東西再來看啦!」

 

「……喔。」被打斷的靜萱明顯小失落,但最後還是被靜亞帶去吃東西和跟長輩們聊天。

 

「亞亞姊姊!妳看我有這個!」沛潔看見靜亞一出現,興奮的跑了過去,手上舉著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是很漂亮的鵝黃色,「亞亞姊姊頭低低!沛沛要送妳!」她說。

 

「好好好。」露出笑容,靜亞低下頭,讓沛潔把手上的花朵放到自己耳朵邊的髮上,接著她一把抱起沛潔,「謝謝沛沛送我花花,姊姊帶妳去買涼涼,好不好?」

 

「耶!」開懷的笑著,沛潔抱住了靜亞的脖子,蹭著她的臉。

 

*   *   *

 

「沛沛,該回家囉!」政國看著自己的小女兒仍黏著靜亞不走,他感到有些好笑的搖搖頭,然後出聲喊著。

 

「乖啦沛沛,明年再來找姊姊玩,好不好?」靜亞轉身並蹲下,抱起那個一臉快哭又依依不捨的沛潔,她溫柔的安撫懷中的孩子,「要不然等姊姊有空,姊姊在去中壢找妳玩,然後煮好吃的給妳吃,好嗎?」

 

「真的?」沛潔揉著不停流眼淚的眼睛,她淚眼汪汪的看著她最喜歡的姊姊,然後她舉起一隻小手,「打勾勾。」

 

「好,打勾勾。」勾了勾女孩的小指,靜亞點點頭,然後親吻女孩的額頭,才放下她,牽著她的小手走向車子,把她抱上車,並關上車門。

 

「政國叔叔,好了喔。」她對車子對面正在和自己的爸爸講事情的男人說。

 

「最近外面不太平靜,什麼亂咬人啊殭屍末日啊都出來了,希望只是媒體造謠,沛沛今年也才十歲,你家靜亞也得顧好,她是個好女孩……」對著成松說到一半的政國聽到靜亞的呼喊,「反正好好照顧自己跟你們一家啊,大哥。」

 

「知道知道,我都還沒抱孫的,才不會那麼早倒。」成松倒是不在乎的笑著,然後就被靜亞從後面用拳頭攻擊。

 

「就說我還沒要結婚啊啊啊啊────!我連男朋友都沒有!」她吼叫著。

 

*    *    *

 

「靜亞、靜亞?」縮在角落睡著的靜亞被一個女聲喚醒,是茈夏。

 

她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茈夏的親戚們所聚集的房子,只是靜亞一直不習慣的樣子,總是一個人待在客廳縮在角落,只有偶爾會稍微走動一下外,幾乎都待在那裡。

 

「什麼事?」她抬起頭,看著茈夏。

 

「你這樣一直睡角落也不是辦法,去床上睡吧?我的房間你總可以安心吧?」伸手將靜亞拉起,茈夏溫柔的提議。

 

「不用了,我這樣比較有安全感。」搖搖頭回絕,站起身的靜亞又開始在屋子裡閒逛,一邊聽著身邊的茈夏說著最近外面的狀況,走著走著,他看向外頭的窗戶,幾個孩子不知外面慘況的在小花園玩鬧,地上開滿了鵝黃色的小野花……

 

「……茈夏,這裡有機車嗎?」她停下腳步,就站在窗前看著外面。

 

「我不知道,要問問長輩們。」跟著靜亞停下來,茈夏疑惑的看著靜亞,「妳要出去?」

 

「儘管機會渺茫,但……或許我已經絕望太久,所以總是忍不住想去抓住那一點點的希望。」手撫上玻璃,光滑的窗戶和自己佈滿刀痕和傷疤的手形成強烈的對比,靜亞的聲音第一次出現了彷彿哀求一樣的語氣:「我想找我的小堂妹,她也在中壢。」

 

「……在我去和大人交涉以前,妳千萬不可以亂來喔,靜亞。」怕靜亞在這隻前就做出什麼衝動的行為,茈夏知道眼前的女孩雖然冷靜又冷漠,但有時候就會突然爆衝,她一定得提醒她。

 

「知道了。」回應後,靜亞走到小花園內,蹲在那一團一團的小黃花邊,指尖輕觸著柔軟的花瓣。

 

 

 

 

「亞亞姊姊很快就會來找你了,沛沛……」她呢喃。

 

 

 

 

 

 

 

*   *   *

2014/06/30 御姓炎

 

 

關於靜亞的移動路線,詳見此:http://k123123125.pixnet.net/blog/post/1818828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