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處看著那帶著熟悉面具的人拿著鋸子追起剛才在他後面的
SpyDeceased此時很慶幸這回合自己和Silent站在同一陣線,看向另一邊,Simple再度用球棒把對面的Sniper給打飛了出去,他頷首,接著壓下死亡送終者的蓋子,在Silent輔助的Heavy造成的混亂下,順利的混入人群。

 

*  *  *

 

DeceasedSilent認識的過程其實很混亂,初次見面Silent就把Deceased當成敵人追殺了,這可結實的嚇到了Deceased,原因有兩個,一個是Deceased沒看過這麼兇的Medic,另一個則是當時他立刻隱身後Silent仍像是看得到他一般繼續追著他,兩個人就這樣在幾坪不到的房子追逐起來。

 

 

那一天,Deceased一如往常的在空無一人的戰場散步,Simple一早就跑出門去不知道上哪了,反正他也管不著,會出來散步只是想多活動身體,不讓自己腐爛掉。

 

Deceased已經死了,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再度活了起來。

 

他將手伸向一旁步遠處木欄杆的鳥兒,才往前踏了一步,鳥兒振翅而起,Deceased一直都不受動物歡迎,即便他再怎麼努力,動物還是看見他就跑,大概是因為他們感覺得出Deceased並非生物的關係吧。

 

不過這回,還是有一隻鳥停在欄杆上,正確來說是『鳥形狀的機械』,機械鳥歪頭看著他走近,他伸手用食指觸碰了機械鳥的頭。

 

機械鳥飛了起來站在他的手指上,鳥喙往附近的一個門口空啄,大概是叫他過去的意思,Deceased點了頭,然後帶著機械鳥進入室內。

 

他看見了一個Medic

 

帶著鳥形狀的面具,不知道為什麼側對門口杵在那,手上的機械鳥再度空啄室內的一個架子,Deceased把機械鳥放了上去,同時拿下嘴上快燒盡的香菸。

 

那個MedicDeceased把機械鳥放上架子時轉了過來看著他,下一秒,他拿下背後掛在皮帶上的骨鋸,大步朝Deceased衝了過去,骨鋸就往Deceased脖子揮下。

 

Deceased側身閃開了那一鋸,但還是被擦過了手臂,濺出了早已不再流動而呈暗紅色的血液,他立刻啟動了隱身匕首然後退開,看著Medic莫名歪著頭,看著地上非正常的血水,只是Deceased朝他的面前踏了一步,他瞬間抬起頭又是往前一鋸。

 

Deceased和那個Medic就在這不大的空間裡玩起了追逐戰。

 

只要Deceased一移動,Medic彷彿看得到他一樣朝他衝去,Deceased不知道Medic追了多久,他似乎和自己一樣對時間的定義比較微弱,而且他完全不會累,甚至連點喘氣或吶喊聲都沒有發出,這幾乎都快讓Deceased懷疑Medic是不是和自己一樣非生者了。

 

感覺大概是過了非常久,Medic這回站在原地等Deceased的時間比前幾次更久,最後,Medic把骨鋸掛回了皮帶上,覺得Medic沒有對他的殺意了,Deceased在他面前解除了隱形。

 

Medic還是帶著些許敵意的看著DeceasedDeceased蹲了下來,用地上的灰塵寫下自己的名字。

 

Deceased

 

Medic看了地上了字在看了他,然後他也蹲了下在地上寫字。

 

Silent

 

Deceased友好的對他伸出了手。

 

叫做SilentMedic停頓了幾秒,才握住Deceased的手。

 

 

 

兩個不說話的人就這樣的成為了朋友。

 

*  *  *

手上的冰錐狠狠的朝敵隊Medic的頸脖插下,接著再往前一步刺殺了前面的Soldier,然後用死亡送終者逃離現場,Deceased看著傷痕累累的Simple還是成功佔領了最後一個控制點結束了這場戰爭。

 

他走上前抱起了累倒站不起來的Simple,帶回重生室讓Silent治療,Deceased拿掉嘴上的菸蒂點燃了一根新的煙然後叼回嘴上,看著被治療完的Simple再度活蹦亂跳的跑去搗蛋,Silent就坐在自己身邊撫著肩上那隻黑色的機械鳥。

 

Deceased拿起他的偽裝PDA,選擇了下一場的地圖給Silent看,然後用手在上頭畫了一條大概路線,那是他接下來要走的地方,他希望Silent能再幫他製造一點混亂。

 

了解意思的Silent點了頭,同時管理員尖銳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入他們耳裡。

 

拿起了自己的武器,他們再次投身戰場。

 

*  *  *

副標是Silent嚇『死人』全紀錄ˊ_>ˋb

Silent是阿痕家的Medic,詳細請點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