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著手上的棒球,
Simple看著Deceased啟動了偽裝工具後準備離開基地,他拉緊了手上的繃帶,拿起了椅子邊的球棒放到肩上,一起走出了基地。

 

 

*  *  *

 

和自己的兄弟分開想想已經六年了,說不想念他是假的,迫於現實Simple還是沒機會和時間見到他,傭兵並不是什麼輕鬆的工作,就算有Deceased幫他,他還是得要求自己盡快獨立起來,Deceased可沒有那個時間每次都來救他,他知道的。

 

但今天他特別心神不寧。

 

平常自己不會分心的,但是從敵對的朋友Fearless那裡他得知了一個真的足以使他分心的消息,自己的敵方,藍隊新來了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只有髮色不同的Scout

 

一發長遠的全壘打,照理說球應該直直飛去敲暈對方的Sniper,卻被一個突然衝出來的影子打回來敲暈了Impatient

 

影子落地,那身藍色的服裝證明他確實是自己的敵人,但Simple遲遲無法扣下散彈槍的板機,他就這樣愣愣的看著眼前有著和自己相同長像的人。

 

只是對方完全沒有和他一樣愣住,立刻抓起小手槍就是讓子彈往Simple招呼過去,Simple也不是第一天上戰場的菜鳥,他立刻反應過來用二段跳閃開了子彈,然後反過來開了他一發散彈。

 

戰場上沒有朋友,就像Fearless看到他會毫不猶豫把他炸飛,他看到Fearless會毫不猶豫的給他兩槍。

 

就算是兄弟也一樣。

 

藍方的Scout笑了起來,同樣拿出他的散彈槍。

 

接下來,就是身為Scout的他們才有的高速對決了。

 

*  *  *

 

這一回合戰爭的結果,紅隊輸了。

 

Simple找了個非常隱密的地方躲了起來,那是只有他知道跟到的了的秘密地點,至今還沒有人找到他,抱著頭發抖,訊息已經顯示Deceased被解決了,他安慰自己過沒多久管理員就會用他們至今還是不知道的方法讓他恢復原狀。

 

背後傳來了人的腳步聲,Simple驚恐的回過頭,是剛才那個和自己打的難分難捨的Scout,閃著銀光的球棒在他肩上格外可怕。

 

藍方的Scout舉起了球棒,Simple害怕的低下了頭。

 

然後是球棒掉落金屬碰撞聲。

 

「我在這裡叫Smile喔,哥。」抬起頭後,Simple看見的是他與剛才的惡意不同,因重逢而開心的笑容。

 

「……我是叫Simple。」安心下來,Simple同樣笑了起來,自己的兄弟還認得他比什麼都讓他開心,雖然要認不得和自己相同長像的人也很困難就是了。

 

「不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說來話長,這我也想問你。」

 

*  *  * 

 

Simple,在做什麼?」Deceased舉起手裡的寫字本,他歪頭看著一手拿球棒另手坐眺望動作的Simple

 

「打棒球。」Simple回答,然後繼續做尋找的動作。

 

還是不解的Deceased正打算在寫字本寫下他的疑問的時候,一顆棒球遠遠的飛了過來,Simple立刻做出打擊動作把飛來的棒球打了回去。

 

「在跟誰打?」Deceased愣了幾秒才把手上的問句寫完。

 

「我弟,藍方的Scout。」Simple再次做出眺望的動作等那顆球從藍方基地飛回來。

 

「雖然不知道你們怎麼見到面的,不過湊巧在這裡見到面也算種緣份吧?雖然是敵隊就是了。」淺笑著,Deceased舉起手上寫滿的寫字版,不過後頭補上了一行小字:「但別忘了戰場規則。」

 

「知道啦。」把飛回來的棒球又打了回去,Simple繼續道:「但是我要幫Smile要你的免死金牌,看到跟我長的一樣的Scout不准殺!」

 

「好,再說想背刺到Scout也不是那麼簡單啊。」在Simple看完後Deceased把寫字版收起,回到基地內。

 

再度擊回棒球,Simple其實不知道Smile到底在哪裡,但他就是有種感覺,就像他私底下老是把球打到隱形的Deceased頭上一樣,他知道Smile的位置在哪,所以他可以放心的把球打回去。

 

又是管理員的廣播聲,Simple總聽不習慣她的聲音,最後棒球飛過來時他接住了球,然後轉身進入基地,把放置在一邊的散彈槍和手槍填滿子彈。

 

戰場規則,戰場上沒有敵友之分,當然兄弟也是一樣的,再說,他們兄弟倆彼此都是相當好勝的人。

 

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分出個勝負,他想。

*  *  *

神蹟般的巧合,兄弟倆的名字的單字只差哥哥多了一個P其他一樣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