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請往這邊

 

*   *   *

 

紅色的人影從高處摔落在底部的碎石坑,上頭那兩個身著與自己同色隊服的男人一前一後離開,我遠遠看著那人一度撐起身子想移動,但在我走近想幫他的時候又倒下,不再有任何動靜。

 

我蹲了下來,手指輕觸那人的頸動脈的同時觀察著他,從服裝和手臂上的徽章看來是Medic,確認他還有微弱的呼吸心跳後我動手把他翻過身,這才發現他傷的有多重,腹部的白袍被整片染成鮮紅而且還再向外擴散。

 

不趕快處理不行,我把手上的雷神火砲背到背後,然後一把抱起那名Medic,他的頭歪斜到一邊一點反應也沒有,狀況肯定糟透了,我想起附近有一處廢棄使用的準備室,那裏應該還有些醫療用品可以使用才對……

 

決定了地點,我抱著他邁步往目的地前進。

 

*  *  *

 

用補給櫃現有的簡單醫療包取出了他身體裡的子彈後將傷口縫合上,萬幸的是子彈沒有傷到重要的臟器,替他包紮完畢便放著他躺在長椅上休息,我拿自己的帽子給他做枕頭,至少會好躺些。

 

在這途中已經聽到管理員刺耳的廣播宣布自己這方勝利,只是想到是靠Spy獲勝的我就不太開心,我真的無法忍受他們那種鬼祟又來陰的那種做法,嘆了口氣後我把手上的藥水放回補給櫃。

 

「唔……」

 

身後傳來細微的低鳴讓我立刻轉過頭,他似乎在適應光線似的一手擋著眼,過沒多久便嘗試坐起身來,我走過去扶起了他。

 

「別太勉強,我才剛幫你處理好傷口而已。」一邊說,我邊把他的軍帽放在他的腿上,感覺他還有些難受的扶著額頭。

 

在他坐好後我戴回我的帽子,接著坐在他身邊,他原本扶著額頭的手放下拿起帽子戴上後放在大腿,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隻手壓著肚子,似乎在辦法紓緩疼痛。

「還好嗎?這裡沒有止痛劑所以只能請你稍微忍一下,除著肚子外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我一邊問一邊觀察他的狀況。

 「......為什麼幫我?」而他沉默許久後,轉過頭丟了個問題回來。

 「我只是跟Spy有仇而已,再說,我可不像那些傢伙無恥到會對一個失去攻擊能力的人出手。」我回答,「這和友方敵方無關,我只是看不下去而已,就算會重生,但那感覺可一點都不好受。」

 向他解釋了自己幫他的理由後,我簡單介紹了自己的名字,「我是Honor,一名Soldier。」

「Silent,Medic。」他回答,感覺他是個用詞相當精簡的人。

正當我還想問他的狀況時,外面忽然傳來了騷動。

 

 

「噗喔!」試圖阻止的Fearless被一拳顏面直擊後躺倒在地上不動,闖入的人穿著紅色的服裝,看樣子是Silent的夥伴,那魁武的體型大概是Heavy吧。

「你還想在這待多久啊?要老子來接你不成?」他粗聲粗氣的踏著重重的步伐走了過來。

 

接著他雙手抓住了Silent的上臂,然後一個拉起就是把他扛在肩上讓我嚇了一跳,看Silent一瞬間緊繃了身體,肯定痛死了。

「喂、他是傷患啊。」我出聲要他舉動輕點。

「關老子屁事。」但他冷冷的回應之後便扛起Silent轉身。

 

 

 還一腳踏過昏厥的Fearless,看樣子等會又有人要照顧了,我皺著眉頭想。

 

 

「......謝謝,我會報答的。」

在離開我的視線前,Silent抬起頭對著我這麼說。

 

 

 

 

 

【02以上,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