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後續與結局,這也是我腦內DS的眾多結局之一。

 

 

*  *  *

自從看完了隊伍上傳閱的來自管理員的命令後,Smile怎麼樣都笑不出來。

 

 

甚至可以說,他心情糟透了,身邊彌漫著一股濃濃的低氣壓。

 

 

「Smile。」

「啊?」

Honor的手還裹著石膏,他運氣很好的還是被管理員救了回來,沒有送命。

他坐在Smile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去找Simple吧。」

 

「他看到命令肯定早就跑了。」Smile臭著一張臉冷冷的回答。

「他不會跑的,就像那個男人被處罰時從來沒跑過。」Honor沉沉的說道,「跟我不同,你是他的兄弟,他會理你的。」

 

「......嘖。」站起身抓起椅子邊的球棒,Smile頭也不回的離開藍方基地。

 

 

* 

 

 

哼著兒時記憶裡的搖籃曲,Simple看著灰濛濛的天空。

身邊傳來有人行走的聲音,他移動了視線,然後微笑。

 

「看到命令所以來找我了,是嗎?」他語氣輕鬆,好像完全不把命令當一回事。

「你到底再想什麼?哥!」對Simple事不關己的模樣Smile莫名的憤怒起來。

 

「正常人知道自己要被處死的命令不是應該早就跑了嗎?啊?」甚至忍不住對著他吼叫。

「他從來沒有教過我逃跑,他只教我自己造成的結果要自己負責的。」Simple還是一派輕鬆的模樣。

「那你為什麼又要把自己搞到這種下場?你就這麼想追隨他的腳步嗎?!」Smile更火了。

 

Simple看著自己的弟弟憤怒的模樣,他的表情一瞬間閃過了難過。

接著一步向前,抱住了Smile。

 

 

「哥?」Smile愣愣的看著臉側的銀白髮絲。

「你知道嗎?我想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哥哥。」Simple悶悶的語氣和先前截然不同。

 

「我不像別人的哥哥能夠獨立自主,我一直以來都無法不去依賴別人。」

「爸媽分開以前我依賴他們也依賴你,他們離婚後我連爸都沒能依賴。」

「生活在那種受虐又受盡委屈不能說的地方,也許我早就已經不像你認識的我了。」

「所以當他出現後,我更加不想放手,因為好不容易有了能夠讓我安心的、再去依賴的對象。」

「只是......現在,我連他也沒了,而我也累了。」

 

 

「好了,來吧。」放開了手後退了幾步,Simple帶上了墨鏡。

「記得管理員說過我還有一次機會吧?不過我能告訴你我不打算道歉。」然後掛起笑容。

 

「不過,非得死的話,我比較想死在認識的人手裡。」

 

 

「......我知道了。」

「我絕對會殺了你,Simple。」

「那就來吧,Smile。」

 

 

 

 

 

 

 

 

 

 

幾乎是兄弟倆的武器要朝對方揮下去的一瞬間,一個人影穿插進他們中間。

一手握住Smile握緊球棒的手,另一手用刀子擋下了Simple的狼牙棒。

 

印入Simple眼底的蝴蝶刀,上頭有著精細的玫瑰浮雕。

 

他的一切,Simple是絕對不可能忘記的,但不同的是,他的臉不再是之前那種被縫補的可怕模樣。

 

Smile愣愣的放下了高舉球棒的手,同樣無法理解這個早就被機器人攜帶的核彈炸的粉身碎骨的男人怎麼會出現。

 

 

 見兄弟倆都收手,男人轉過頭看向Simple,接著朝他走近。

 

 「啪!」接著男人帶著怒容,一個巴掌朝他的臉揮下。

 

 

 「咦......啊......?」還沒反應過來的Simple撫上自己被打的臉,看著前的男人,這似乎是他第一次因為生氣而打了自己。

 

然後男人伸手將Simple抱進懷裡 。

 「我連死了都不能安心......等等我陪你去找管理員,要好好跟人家道歉,知道嗎?」

 

 雖然和之前冰涼的體溫不同,但是這種擁抱方式他記得,而且他也不會忘。

 

 眼淚奪眶而出。

 

 

接著,放聲哭嚎。

 

 

 *   *   *

Simple後來才知道,男人的回歸出自一個非人類的賭注。

 

那個名為Thought的機器人去了地獄一趟,一方面是想看能否將男人帶回來。

另一方面,就是賭注。

 

如果賭贏了,那代表他真的有靈魂,不是別人說的擬真無機物。

但如果賭輸了,他就會再高熱的地獄融成一攤金屬液體,此外什麼也不剩。

 

最後他贏了,但把男人帶回來的過程可不順利。

因為,男人一開始是不想回去的。

 

 

在地獄的男人想起了自己死亡的原因,那過份溢滿的愛意和病態的獨佔欲讓他曾經深愛的女人變了個樣,為了永遠的將那時還活著的他留在身邊,她虐殺了他,想將他縫製成永遠屬於她的娃娃。

只是在縫製的途中女人的企圖被發現了,她被逮捕,這也是為什麼他只有臉變成這樣,後續怎樣了他不知道,只知道他意外活過來之後什麼也不記得,想想不記得也是正常的,如果還記得的話自己肯定無法承受,然後用盡一切方法尋死。

 

 

他不想回去,那些記憶讓他對愛感到畏懼,再說他早就死了,儘管依照輪迴規則他是有權再活過來,但他寧願把這次的生命全在地獄裡度過。

 

起先Thought怎樣都無法說服他,男人的想法堅決,說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最後幾乎放棄的Thought有些不高興的說:「算了、既然你不回去我也不說了,但幾天之後你自己在這裡跟Simple先生解釋你為什麼不肯離開吧。」

「......Simple怎麼了?」這句話讓原本背對Thought盯著岩漿發呆的他有了反應。

 

 

最終, 男人還是無法放下他。

無法放下他現在深愛著的Simple。

 

 

 

 

緊抱著那哭泣著的人,他疼惜的拍撫他的背。

「我愛你,所以我回來了,Simple。」

「歡迎回來,我好想你,D。」

 

 

*   *   *

 

感謝阿玄後製眼淚!之前的眼淚也都是阿玄幫忙用的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