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家。

帥氣金髮的爸爸、漂亮銀髮的媽媽、相同長相的弟弟。

我每一天都很快樂。

 

原本,是這樣的。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爸爸和媽媽開始會爭吵,一開始只有一次兩次,但後來幾乎一見面就吵,我不知道他們再吵什麼,只覺得可怕,然後跟弟弟一起躲在房間不敢出去。

 

直到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叔叔出現,提著一紙黑皮箱,跟爸爸媽媽坐在桌邊說了什麼,也寫了什麼。

 

幾天後,媽媽帶著弟弟離開家裡,還拖著一個行李箱。

「爸爸,媽媽要跟弟弟出去旅行嗎?為什麼我們沒有一起去?」我抬頭問,但是爸爸只有揉揉我的頭,什麼都沒回答。

 

又過了幾天,爸爸帶回一個新的女人,說他是新媽媽。

 

我不喜歡新媽媽,因為她總是趁爸爸沒有注意的時候捏我,還用力拍打我的頭,弄的我好痛,我跟爸爸說,但爸爸總是回答我新媽媽不習慣跟小孩子相處,要給她時間。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有了新弟弟。

 

我有一個家。

帥氣金髮的爸爸、會弄痛我的媽媽、長相完全不同的弟弟。

我每一天都很快樂……

 

新弟弟出生後,爸爸開始只注意他,把所有新玩具跟新衣服都給他,只有給我一點點零用錢。

 

新媽媽開始叫我做好多好多事情,做不好,就會拿棍子抽打我,我跟爸爸說,爸爸卻要我別亂說話,說新媽媽不是那種人。

 

我明明就沒有說謊,為什麼爸爸跟新媽媽都說我是說謊的壞孩子?我不懂。

 

被棍子打傷了脖子,怕被爸爸知道,怕被新媽媽說是我跟別人打架弄的,所以我開始穿起有領子的衣服。

被打傷了手臂,還是不想讓爸爸知道,不想被新媽媽說是我跌倒,所以我開始穿起半袖的衣服。

 

我已經很努力做好所有工作了,但是新媽媽還是一直打我,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開口就挨打,不開口還是挨打,我變的好討厭說話,反正不論有沒有說話都會被打。

而爸爸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滿身都是傷,總是在罵我為什麼都在跟別人打架,為什麼不肯乖乖聽話,爸爸從來都不肯聽我解釋,他只聽新媽媽說我的壞話。

 

我明明什麼也沒做。

 

好痛,除了身體以外,還有什麼好像已經壞掉了

 

 

我有一個家。

不再愛我的爸爸、對我施暴的媽媽、奪走一切的弟弟。

他們每一天都很快樂。

 

 

 

這,不是我的家。

 

 

我受夠了。

我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也沒有!

她憑什麼打我?他憑什麼得到爸爸全部的愛?

 

他們到底憑什麼!

 

這裡不是我的家,永遠都不會是我的家。

我要離開這裡。

 

但無法否認,我害怕事實,害怕那些癒合的疤痕帶來的疼痛,還有其他更多更多的痛。

我不想看見,所以我戴上了墨鏡,讓我看不清楚所有的東西。

看不清楚就不可怕了,我告訴自己。

 

然後我離開了那個家。

 

*   *   *

 

幾個月後,我拿著一張紙,回來了。

 

我把紙給了新媽媽,只跟她說「簽名我就不會再回來。」,她看也不看,毫不猶豫的就簽了,然後馬上趕我走。

 

我無所謂,反正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可以完全脫離這個家。

 

 

我有一個很大的家。

 

已經死掉了的監護人Spy、分隔許久重逢的弟弟、嚴肅的Medic、為人正直像爸爸的Soldier、會一起爆炸飛上天的Demoman、揍人不手軟的Engineer、一起玩扮家家酒的Pyro、高大像熊個性也像熊的Heavy,很壞的Sniper,還有好多好多的家人。

 

我每一天,都很快樂。

 

 

*  *  *

 

 

創作者介紹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