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or的本名,是Leonard

 

 

他是一個將軍世家的三子,他們家歷代都擔任軍中要職,每一個都是軍人。

在很小的時候,Leonard也期許自己也要成為一個能抬頭挺胸、能以自己戰績為榮的軍人,當然這也不是說說,他擁有西點軍校的高學歷。

 

 

只是逐漸長大後,他發現這世界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世界和平,透過戰爭獲取功績的方法早就已經不盛行了,而他的兄長們為了維持家族的傳統,不擇手段的也想取得將領階級的職務,最快的方法,就是用錢。

 

大哥是上將,花錢賄絡來的。

二哥是少將,也是花錢賄絡來的。

 

學歷次級軍校也就算了,甚至也都是花錢才畢業的,Leonard對自己的兄長其實相當瞧不起,西點軍校特產的榮譽制度早已深深植入他的言行和思想,他無法忍受這樣非正當的行為。

 

但無法否認的是,至今還沒擔任軍職管理階層的他在家裡都沒什麼發聲權利,高學歷在他這個內部早就腐敗的家裡根本沒什麼用。

 

 

差不多三十幾歲的時候,有人來找Leonard

 

Leonard承認,那個人利用了自己正值這點,而另一方面,他無法繼續待在家裡接受兄長和家人們的冷嘲熱諷,他想闖出自己的世界。

 

所以他簽下了傭兵的契約,選了Honor當自己的代號。

 

*   *   *

 

第一天上戰場遠比自己想像的辛苦很多,很累也很痛,但他很充實,真實上戰場的感覺很痛快,不過打從第一天起,他就非常痛恨Spy

 

有像自己這種正大光明的人,當然也會有不擇手段的人,他很清楚,但感覺就是糟到一個不行,讓他幾乎跟每個團隊裡的Spy都處的超級不好,也因為這樣,他在戰場上抓Spy抓的比Pyro還兇。

 

 

當傭兵的日子過了多久他不太記得,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四十一歲了,當然打從簽約之後他就跟家中斷訊許久,他在電視上偶爾會看到自己的兄長們上電視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評論,那也都跟他無關了。

 

一個人在外的日子裡,或多或少都會感到有些寂寞,他又不像時下年輕人會外出閒晃,不過幾年前Leonard的家有了一個意外的訪客。

 

一隻翅膀受傷的老鷹墜落在他的陽台外頭動也不動,還一度讓Leonard以為牠是不是死了,後來在他的照顧下,那隻老鷹很快就康復了,從此之後Leonard肩上就這樣多了一隻羽色黑亮、趾高氣昂的老鷹。

 

直到最近,一直沒有固定團隊的Leonard受邀,和一群來自兩方隊伍的人一同行動。

 

整個團隊的人都很奇怪,早就已經是個死人的Deceased Spy,還未成年的Simple Scout,超級不耐煩的Impatient Sniper、嚴肅到不行的Serious Medic、非常吵鬧的Fearless Demoman、都像隻野熊的Feral Heavy、強悍又強勢的Force Engineer和為了保護隊友就變個人的Harmless Pyro,每個人都非常有他們的個性。

 

而無法否認的是,他們的戰鬥能力都相當強悍,就連經驗最少的Simple都能善用他的戰鬥特性把敵人耍得團團轉,更別說那個根本不知道那個活多久的Deceased,他所擁有的經驗讓他就算討厭Spy也不得不甘拜下風,和他們相比,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的Soldier

 

合作一陣子之後,Leonard總算才知道自己在隊伍裡的位置。

 

Deceased太特殊令人畏懼、Simple經驗不足又太過年幼、Impatient缺乏耐心、Serious體質虛弱幾乎沒法分神做其他的事、Fearless只顧著鬧人跟爆破、Feral沉默又不跟他人交流、Force做事非常衝動,Harmless太過膽小,他們都不適合擔任領導。

 

而自己都會去維持與每個人之間的良好關係,不知不覺間自己就這樣成了隊伍的發言人和指揮者,就算是幾乎誰都討厭的Impatient和不怎麼服從命令的Force也或多或少會聽從他的指揮,對此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他只想做好自己,努力達成自己能力範圍所及的事情。

 

 

雖然沒有軍階,但Leonard對這樣的日子感到很充實,以前很在意的頭銜什麼的,同樣都不重要了。

 

 

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姓炎 的頭像
御姓炎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