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orSilent吵架了,更嚴格來說是冷戰。

 

雖然跡象沒有很明顯,就只是單純見到面卻沒有對話,上戰場Silent還是會開無敵保Honor的命,但是認識這兩個人的雙方團隊人馬很快就發現了,Honor不主動去跟Silent打招呼,Silent沒有去拿著超能骨鋸戳Honor的後腦杓。

 

這實在是非常非常的反常,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吵架的原因。

 

只能默默的看著他們之間瀰漫那個冷到的不行還疑似在擴散的低氣壓。

 

*   *   *

 

回家路途中,Honor在駕駛座上再度深深嘆了一口氣。

今天還是沒有鼓起勇氣跟Silent道歉。他想。

 

前陣子Honor的情緒因為一點私事而低潮了一整天,也因為這樣他生平第一次對Silent發了脾氣。

 

那時候Silent一如往常的用骨鋸戳著自己的後腦杓,平常他是不在乎,再說Silent也不會戳的非常用力,只是那天好像戳的力道比平常還大些、呃、是大上不少才對,總而言之那時自己兇了Silent接著轉頭就走後,就演變成現在的局面了。

 

「你到底再幹什麼啊Leonard……」腦袋搥著方向盤,Honor再後悔也無濟於事,現在只好等Silent氣消了點再想辦法道歉了。

 

 

Silent的心情很複雜。

 

雖然確實是不應該拿著鋸子一直戳人家的後腦杓,但是後來都知道還默許的Honor第一次對自己發了這麼大脾氣,那一天他只是忘記稍微斟酌力道,沒想到他會因此而生氣。

 

雖然有點不高興他這麼兇,但是嚴格來講確實是自己的錯,有誰被尖銳的骨鋸戳那麼用力的還不生氣?恐怕只有Honor跟壓根就無所謂的Deceased而已吧。

 

……心情果然還是很複雜。

 

但是Honor好像還氣在頭上,那天後就不再跟他說話了,讓Silent難得的猶豫了該不該去道歉。

 

還是再看看情況吧……。

 

*   *   *

 

今天下了很大的雨,到處都是泥濘。

 

聽取完老闆這周的評分之後,Honor開著車送了幾個步行來的隊員回去,雨還是很大,而且還沒有停下的跡象,加上時間晚了可見度也不是很高,Honor在送了Feral以及Serious後決定馬上回家。

 

等著紅綠燈的Honor瞥見了在路口、那個舉著雨傘的熟悉身影,雖然已經換下了戰場上時的白袍也脫下了手套,但是那個帽子與鐵面具仍牢牢的戴在他身上,此時正流下細細的水流,褲子接近長靴的地方也有些濕透,看來雨傘還是擋不住這滂沱大雨。

 

面具下的腦袋微微轉動,一股視線朝Honor投射而來,Silent也發現了他。

 

「……Silent。」Honor在他們冷戰後第一次主動對Silent開口,然後看現那個面具些微震了一下,「上車吧。」

 

「……。」Silent最後還是收起了雨傘,坐上車子的副駕駛座。

 

「前面的置物櫃有毛巾才對,擦一擦吧。」視線專注在前方的路況,Honor的語氣終究還是露了餡,滿滿的都是對他的關心,還帶著愧疚。

 

「嗯。」單音回應,Silent拿下了帽子,然後擦著濕漉的黑髮,他有點猶豫該不該脫下面具,雖然Honor並非沒看過,最後他還是敗給了面具底下濕悶的難受感,脫下了面具後用毛巾擦乾了自己的臉然後擦著面具。

 

突然的,車子引擎不自然的熄火,雖然Honor多次試著重新發動,但是車子停停頓頓的再前進了一小段路後,最終還是停在路邊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我去看一下。」Honor搔了搔頭,然後下了車打開車子引琴蓋,坐在車內的Silent看著掀起的引擎蓋頂端左動右動的帽子,斗大的雨珠就打在上面,過了十幾分鐘,Honor一臉挫敗又濕透的回到車內。

 

「不行了,應該是燒掉了。」語氣困擾,Honor播了通電話請人來支援,講電話的時候他看著車窗外的路標,然後跟電話另一頭的人溝通。

 

Silent看著眼前那個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特別吸引他的後腦杓,講到一半的Honor感覺被什麼東西戳了一下,他轉過頭。

看到Silent半抬著手,眼神似乎有點放空的看著他。

 

「對,麻煩他一下,先這樣,我等你們。」掛了電話,Honor看著Silent收回手也收回視線,戴上了面具。

 

「呃、Silent,」頓了頓,Honor吞了口口水,看Silent再度把視線移向自己,「我很抱歉,對你發了脾氣。」

 

「……沒關係,」Silent遲了幾秒才回答,「那時後下手重了,我也不對。」

 

「沒關係……」空間回歸沉默,Honor搔了搔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那個……等會先去我家吧?你家好像比較遠的樣子,潮濕的感覺可不好受的。」他提議。

 

「好。」接受了Honor的提議,Silent看著Honor臉上不停滾落的雨水珠,他把毛巾給了Honor

 

「謝謝。」接過毛巾,Honor把濕透的帽子放在方向盤上,然後擦拭臉上的雨水,擦到一半,一輛和紅色系的車子駛進他們的視線中然後庭在對向車道,搖下的車窗裡探頭出來的是那頭讓人熟悉到不行的銀髮以及墨鏡,以及被擠到後面去的那張非人容貌。

 

HonorSilent哥!」Simple大喊,同時朝他們揮了揮手。

 

「走吧,Silent。」Honor說,Silent與他一同下了車然後撐起雨傘,兩人快步跑向車子然後坐上後座,鞋子又濕透了,可見這場雨有多大,待他們坐穩後Deceased發動車子。

 

「你的車要怎麼辦呢?Honor。」在副駕駛座的Simple轉頭看著後面兩個再度濕透的兩個人,他問。

 

「只能等天氣好點了再找人修了。」有些無奈的攤手,Honor對窗外擰了擰帽子,但帽子仍然是濕的,「先載我和Silent去我家吧。」

 

Deceased頷首,迴轉後朝Honor的家駛去。

 

*   *   *

 

Silent用乾的毛巾重新擦乾自己後在不大的住屋裡觀察著,而這住處的主人正在浴室洗澡。

 

雖說是不大的公寓住家,不過並不會讓人感到擁擠,東西都整理得很整齊,靠近落地窗的鳥類棲架上頭蹲坐著的老鷹正歪頭看著自己,Silent走上前摸了摸牠,而牠則親暱的蹭了蹭Silent的手。

 

「富蘭克林好像真的很喜歡你,Silent。」聽到聲音的Silent轉過頭,Honor脖子上掛著毛巾衣著休閒的出現在他背後,總覺得Honor的休閒服裝幾乎都是同個樣,Silent看著富蘭克林飛起站在他的肩膀上啄了啄他的毛巾,而他走到一邊的小冰箱裡拿出生肉讓富蘭克林叼回他的棲架。

 

「對了,你今天睡我的床吧,我睡沙發就好。」把毛巾掛回浴室,Honor繼續:「你吃過晚餐了嗎?」

 

「吃過了,不過,你沒關係嗎?」時間晚了,Silent開始感到體力不足,但戶外正下著雨氣溫明顯低上好幾度,但Honor已經穿上外套直接躺在沙發上,壓低了一起戴上的帽子。

 

「沒關係,這溫度我還能接受,趁剛洗過澡身體還暖著的時後睡著就好。」語氣不是很在意,Honor打了個哈欠,「晚安。」

 

「……晚安。」總覺得過意不去,不過看Honor無所謂的樣子,Silent最後還是接受了他的好意,進了房間躺上他的床。

 

 

 

 

 

 

 

 

Silent中途醒來了一次,總覺得蓋上棉被還有點冷,雖然對氣溫不是很在意,因為他不會被溫度影響。

不過他想起睡在客廳的Honor

 

小聲的打開了房門,Silent小心的走到沙發邊,想看看Honor有沒有冷到,看見了他外套的拉鍊已經拉上了,雙手抱胸縮著脖子,雖然帽子遮住了他上半張臉,但表情仍不是很好看,似乎睡的不是很安穩。

 

Honor。」他伸手推了推Honor的肩膀,果然馬上就把他叫醒了,「去床上睡吧。」

 

「啊、不用,你睡就好。」稍微調整姿勢,Honor原本打算強迫自己繼續睡,但Silent默默的站在旁邊盯著自己,「……。」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

 

最後他還是和Silent回到房間去躺床了。

 

床鋪很暖,HonorSilent再度沉沉睡去。

 

 

 

 

不過起床後,他們的互動讓Honor驚慌失錯的道歉又是另一件事了……


創作者介紹

日安,歡迎來到御姓炎的巢穴

御姓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